独行穿落叶,闲坐数流萤。

授权品牌卖家

  • 71906440

    总访问

  • 24388

    文章数量

ctcloud电脑版客户端

多快加速器 海外海归看视频听音乐玩游戏的最好的加速器加速器 您想在浏览时获得完全的安全和隐私吗?多快加速器快速加速器代理主机提供了一个加密的网络。现在有了多快加速器快速加速器代理大师,你可以浏览所有你喜欢的网站顺利和完全匿名!
立即下载

<<<

近日,一张主要由黑、白、灰三色组成的截图在微博、豆瓣等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图中文字讲述的故事也如同其整体暗沉的色调一般,令人感到一阵痛心和唏嘘。

求助帖截图

故事的主人公因为追星打投将手里攒的钱几乎花光,当他的母亲暂时需要资金“买点种子”时,他已经没法拿出应存有的两千块钱。

从文字的细节处,我们不难发现这是一个生活并不富裕的家庭,并且主人公在清楚这一点的情况下,却仍旧掏出不小的数目用于饭圈集资和打投,最终遇到难处时只能在某选秀贴吧发帖,让“吧友们帮我想想办法”。

这则求助信息迅速引起热议,#饭圈集资量力而行#的话题随之登上微博热搜,截至今日,已获得近9万讨论量。在相关微博的评论下,不少人对主人公不顾父母辛劳,为打投一掷千金的行为感到愤怒和不解,也有人由此对饭圈普遍存在的“氪金”乱象进行反思。

部分网友的评论

尽管此条求助帖的真实性同样受到质疑,但近年来类似的事例时有发生,各家饭圈集资的速度和数额也不断打破认知的上限,让人感受到“世界的参差”。

有关饭圈集资、打投、应援的迷思让不少人发出“这是在图什么啊”的疑问,饭圈集资究竟有怎样的魔力,让追星人即便深知可能会面对自身“超额消费”、集资人“携款跑路”的经济风险,仍能创造出一个个短短几小时内便破百万金额的数字奇迹?

“白嫖”即指欣赏或喜爱某位明星,但不会为其花钱或者参加相关活动的人。部分饭圈内,“白嫖”的行为并不被完全接受,单纯地喜欢一个明星也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自称为粉丝,给自己扣上相应的“粉籍”。

为了摆脱“白嫖”的头衔,你必须要进行一些可以被认证的消费行为,例如打榜投票、购买专辑周边等,而参与饭圈集资便是其中手段直接、门槛较低、成效卓著、也几乎不存在投入上限的一项。最少只需投入一元两元,你便能亲身参与到为偶像应援的各类活动中,对偶像的爱意也能得到进一步认证。

因此,为偶像花钱不仅仅是出于爱意的给予,也是出于一种对身份价值的认同,追星人们在支付和转账的过程中反复确认和建构自己作为粉丝的立场,而集资、打投等证明便在某种意义上是能让个体粉丝昂首踏进群体文化圈、获得话语权的入场券。

但在面对部分“饭圈女孩”对粉丝“白嫖”行为的指责时,不少人也回味起往昔无需关注“氪金榜单”也能悠哉追星的日子。毕竟粉丝群体并不专属于Z世代的青少年们,在如今的应援文化盛行之前,粉丝对偶像的热爱也有寄托和承载的方向,它或许藏在书柜的影碟里,或许隐于反复循环的歌单中。

2019年,周杰伦和蔡徐坤的超话PK事件便让我们看到不同代际间粉丝话语的交锋。在一篇名为《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啊》的豆瓣文章引起轩然大波后,周杰伦的“夕阳红”打榜团为证明偶像的人气和影响力,纷纷学习微博超话复杂的打榜流程,将周杰伦送上超话社区的榜首。

微博超话榜单截图

很难说这场“打榜大战”的最终赢家就是周杰伦的粉丝,在这场被称为是“实力歌手”和“流量明星”的混战中,粉丝和偶像之间趋向异化的相互关系也逐渐浮出水面。

在如今主要依托于网络媒介平台存在、交流和竞争的粉丝社群里,追星人们的情感劳动在支持偶像的作品之外又寻找到另一种行为方式。他们将对偶像的热爱和对粉丝“大家庭”的归属感外化于平台流量和数据金额之中,各大平台仿若一个个打着“力争上游”旗号的数据工厂,而粉丝们不得不在卷而又卷的洪流中“埋头苦干”。

确实,虚无缥缈的“喜爱”之情在短时间内难以得到确认,而实打实的集资记录和榜单排名却可以将情感量化为一个个清晰可见、适合比照的数据景观。在“量化一切”的平台时代,它不仅能代表个体粉丝对明星的喜爱程度,也能代表粉丝社群的消费力量,自下而上地支撑着明星商业价值的一部分。

饭圈集资与非法集资有所不同,前者不以给粉丝提供实际的金钱回馈为承诺,是粉丝“为爱发电”的一种形式。

在2018选秀元年以前,集资的“回馈”主要是后援会在明星生日或作品宣传时进行线上或线下的应援,或是在一些基于投票的评奖活动中为明星争得好名次。

某明星生日应援海报

而在2018年后,《偶像练习生》、《创造营》、《青春有你》等“全民参与式”选秀节目的出现更是使粉丝集资成为支持偶像活动的必要行为,“奶票”、“奶卡”、“撑腰值”等可以通过购买相关产品反复叠加票数的规则,使得集资的金额数目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偶像是否能进入出道位,以及其具体的名次。

另一方面,它赋予了粉丝前所未有的决定权和影响力,粉丝从追逐偶像、跟随偶像到选择偶像、支配偶像,在此过程中,粉丝和偶像成为了辅车相依的命运共同体,偶像为粉丝提供契合其幻想和喜好的整体形象,而粉丝也需要为偶像筑起支撑和保卫的营垒,甚至可以为其未来的发展方向出谋划策。

这种比赛机制营造的粉丝赋权想象并不仅限于《创造营》、《青春有你》等系列选秀节目,一些追星APP和社交媒体平台推出的活动也为粉丝圈内需替偶像“冲锋陷阵”、争取资源的整体氛围添砖加瓦。

在专注内娱饭圈的APP桃叭里就有“应援”这一栏目,其中列举了一些明码标价的热门地标、LED、地铁、机场等应援项目,粉丝们只需在站内“加油拼拼”,便能为自己的偶像赢得宣传机会。

而在超级星饭团APP中也有设置“超级星周刊封面人物”等栏目,每周粉丝投票数最高的明星可获得站内banner、开屏等位置的曝光。

由此,在某一站点内,粉丝就可以完成“集资-平台-资源”的完整宣传链条,其打投和集资的数据与明星的一部分利益导向切实直观的挂钩,可以说是为“哥哥/姐姐只有我们了”这一说法附上完美的事实注脚。

粉丝也在不断试图为“哥哥”、“姐姐”们谋取宣传甚至工作“机会”的过程中,一步步颠覆着明星和粉丝之间传统的主从地位和松散联系,也一步步给自己套上指向数据和消费的枷锁。

粉丝打投和集资的势头发展到现在,催集资的手段也是五花八门,除了普通的开链接号召集资以外,还衍生出Battle、拔旗、建立微信小群等新玩法。

“Battle”即指两家或多家粉群进行集资数额的比拼,虽然实际Battle失败的粉群也并不会受到太大的惩罚,但粉丝出于证明自己偶像人气的竞争心理仍会积极参与其中。

3月14日,《创造营2021》和《青春有你3》的成员刘宇、余景天、张嘉元、甘望星粉丝后援会就曾展开限时集资Battle,一度使得集资平台桃叭APP“崩了”,最终排名第一的刘宇粉丝在短短5小时内便集资高达近343万。

“Battle”结果

“拔旗”则主要由个体粉丝发起,某位粉丝“插旗”定下挑战金额和自己将会追加的数目(即Flag),而当集资数额到达目标时,该粉丝“拔旗”兑现承诺,以激励一些散粉加入到集资行动中来。

当饭圈的“花式”集资成为一种社群常态,身处大量或出于为偶像争资源的“晓之以理”、或出于证明对偶像之爱的“动之以情”等一系列催票、催资的“回音室”话语中,不少粉丝也会不由自主地落入过度消费、超前消费甚至贷款消费的黑洞里。尽管一些后援会在发起集资打投的活动时也会反复强调“量力而行”,文章开头不得不让“吧友们帮我想想办法”的主人公却并不是个例。

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曾经提出,“群体盲从意识会淹没个体的理性,个体一旦将自己归入该群体,其原本独立的理性就会被群体的无知疯狂所淹没。”勒庞对群体心理的描述或许带有悲观消极的色彩,但我们也需要由此敲响内心的警钟,拨开群体情绪的迷雾,看到淹没在其中急需唤醒的个人意志。

因此,作为个人在面对粉丝集资乱象时,不如先让自己的理智考量回笼,在快乐无忧的前提下、在合理的范围内支持追星这一能给自己带来幸福感的小小爱好。

而组织者在引导粉丝进行集资类型的群体活动时,更要考虑到使用恰当的宣传方式和既有的个体差异,因为即便是在形象平面化、内容同质化的追星账号背后,存在的也是一个个鲜活立体的人。

“他是一颗星,但你是自己的太阳”,正如何炅曾在《朋友请听好》节目中谈论的那样,在追星这个圈里,首先爱好自己。

标签

加速器

发布日期

2021年08月15日

阅读次数

4334